狗万体育

“最后一站”更要决战决胜

发布时间:2018-07-31 点击量:
“最后一站”更要决战决胜“最后一站”更要决战决胜 7月2日,在河南省郑州警备区组织的“和平积弊大起底大扫除”讨论交流中,郑州市中原区人武部部长董红利在发言中结合成长经历,倾诉心路历程,尤其是对事业追求、岗位责任、进退去留有着深刻而独特的视角和感悟,给人触动,引人深思,在党员干部中引起较大反响。 走向“终点”回望起点,想一想吾们的今天是谁给的? 吾出生在豫东平原的一个农民家庭,再有一个多月就年满46岁了,这身军装已经穿了28年。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,如果把军旅生涯比喻为一列火车,吾即将靠近终点站。 前不久,有件事对吾触动很深。几个老战友一起闲聊,一位老乡原来在正团职岗位上干得很出色,在改革中交流到人武部当部长,彼感到迷茫惆怅,满腹牢骚。在座的老连长沉思许久,郑重地说:“军改大潮中,个人成长进步受些影响,甚至有些怨言,都能理解,可吾们是不是该回过头来想一想,二三十年前,咱都是农村和山沟里的穷孩子,今天吾们进了城、有着体面的工作,这一切都是谁给的?” 一句“这一切都是谁给的”催人警醒、振聋发聩。夜深人静,吾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、夜不能寐,走过的军旅之路放电影般涌向脑海—— 吾家姊妹四个,吾排行老三,当兵前没穿过几件新衣服,一年难得吃上几顿肉。到了部队,吾一心想把训练成绩搞上去,单杠、投弹、越野等各个项目都名列前茅,成为新兵连的训练标兵。当兵前3年,参加师、团两级军事比武拿过第一名,两次荣立三等功,第四年,被组织推荐提干。 老百姓常说,饮水要思源,做人不忘本,遇事讲良心。一路走来,吾一不找关系、二不靠送礼,从排长到人武部部长,哪一步都离不开组织的关心培养。无论何时,都不能忘记组织的教育栽培之恩,激励关怀之恩,甚至是批评劝诫之恩。这样,顺境时才会多份感激之情,逆境时才会多份理解之心。 想到这里,吾心里亮堂很多。第二天,考虑到吾们人武部也有个别同志对进退去留有焦虑和抱怨,在组织“传承红色基因、担当强军重任”主题教育讨论时,吾和程雨笋政委一起给大伙算了一笔账:从普通一兵成长到今天,大家是否算过,党组织在培养吾们成长的过程中给予多少引领和帮助?如果立业成家了,不是想着如何回报,而是这不满意、那看不惯,于公于私都说得过去吗?这一算账,算得大家心里释然很多:想想昨天,看看今天,吾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知足、不奋进、不担当? 几年前,一位老八路在作报告时说:“当年吾们在战场上,谁提拔快就意味着牺牲得快,因为官职越高,危险越大。尔们可不能光想当官,不想担当啊!”闻听此言,如芒在背。 宋代诗人朱熹曾说:“保初节易,保晚节难。”前些年,有位人武部领导参过战、抗过洪、立过功,在生死考验面前屡战屡胜,却在“最后一站”面对权力和金钱的诱惑放纵堕落、锒铛入狱。血的教训警示吾们,“最后一站”是一场不能输也输不起的攻坚战,决不能城门失守、人仰马翻! 入党不是入股,军人不是商人。吾们党员领导干部不能太世故、太庸俗;不能有了“奔头”就有劲头,没了“奔头”就耍滑头,事业追求和品德操守应当更阳光、更脱俗、更远大些。吾经常用“吾们的今天是谁给的?”这句话提醒警示自己,一定要永远恪守当兵之初、入党之初的那份纯朴和本真。 终场哨声不响,冲锋子弹不退膛,摸一摸军装里的那颗心还滚烫吗? 今年初,组织上把吾从新密市人武部平职调整到中原区人武部任部长。有人劝吾:“尔都忙这么多年了,该图清闲、照顾家,该好好考虑后路后院后代的问题了。”吾认为,打枪想多了会跑靶,私事想多了会走神,在风起云涌的改革强军大考中,军人的定力有时比能力更重要。 忙是军人的常态,不忙是病态。人的舒适感多了,责任感就少了。一到新岗位,吾就对区里23个编兵企业检查一遍,拉动一遍,看看民兵应急队伍能不能拉得出、用得上。几个月连轴转,老婆孩子都说吾离家距离近了,可进家门却少了。 吾认为,在部队当主官,就要有敢打主攻的战斗精神。有的人见了任务就往外推,吾是见了任务就兴奋。今年5月,吾们人武部组织民兵集中轮训,搞战术课目时天下着雨,吾第一个站出来,趴到草地上做示范。有的民兵感到不可思议,说尔都当部长了还一身泥一身水,有些掉价。吾说,军事主官不带头训练,才不可思议。 因为长期训练,吾的膝盖患有滑膜炎,一跑步就痛,但每天还坚持跑,生怕体能下降,履行不了军人职责。今年初,警备区机关组织三公里考核,组织训练的参谋跟吾说,尔的腿有病,可以请假不考,吾没答应,让吾站在旁边看比自己考个倒数第一都丢人。这次考核前,吾把膝盖揉麻了,跑起来不觉得痛,结果又跑了个第一名。 生为一名军人,身上的热血任何时候都不能冷却,燃烧的心任何时候都不能熄灭。担任人武部主官期间,吾主动请缨,连续3年代表警备区参加上级军事训练考核拉动,都取得优异成绩;参加警备区训练考核12次,11次取得单位综合成绩第一名。 有人问吾,尔进步空间不大了,年龄也不小了,这么拼图个啥?反思这些话,吾就想起这样一种现象,吾们登山时,挑夫的脚步总比游客走得快,为什么?就因为彼肩上有担子!吾要珍惜每一个与军号相伴的日子,只要戎装在身,就要保持军人冲锋的姿态。 军旅战斗不终止,手中刀枪不入库,闻一闻吾们身上还有硝烟味吗? 盛夏时节,吾仍穿着秋裤,因为两条腿都有训练伤,不能受凉。家属孩子看吾整天风风火火地忙,经常埋怨吾,说当兵这么多年落下一身伤,老了怎么办?吾说:练兵备战哪能不受伤,这是部队授予吾的特殊勋章。 不务训练、不思战场,不是真军人;养尊处优、追名逐利,不是真军人。有人说,人武部是团的架子、班的编制,一层楼两台车、七八个人,干不出啥名堂。但军分区姓军,人武部习武,在吾军战斗力生成的链条上,每个岗位都是不可或缺的战位。 前些年,吾刚到新密市人武部任职时,有地方朋友说,人武部事不多,没事可以喝喝茶、练练字。吾是从训练场成长起来的,哪有饮茶弄墨的闲情逸致。如果整天坐在办公室琢磨养生不思考养兵,研究书法不思考兵法;如果对辖区内的旅游景点、风俗人情了如指掌,而对兵要地志、动员潜力知之甚少,吾们能练好兵、备好战吗,能履行新职能、担当新使命吗? 新密市有许多国防工程。吾们在巡查时发现,有些地方企业蚕食军事设施保护区。有人说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,别得罪地方,很多工作还要依靠彼们。吾说,那样的话吾睡不着觉。一旦战争来临,国防工程是人民的安全后盾,要是不想战备、不管这事,就是历史和人民的罪人。最终,吾和人武部曹红学政委多方协调,新密市出台了国防工程保护实施办法。 以前论天过,如今论秒数。面对部队改革伟业,是等待观望,还是主动作为?是当好“守门员”,还是当好“进球者”?如何抉择,考量的不仅是心态,更是党性。当此之时,思想上的哨兵时刻不能打盹,要在“最后一站”上打胜仗,把每一天都看作军营最后一天,把每项工作都当成完美收官。 题图为董红利为民兵讲解投弹要领。卫根总摄 焦景宏、本报特约记者魏联军、王根成推荐,发言内容有删减

上一篇:以色列对燃烧风筝束手无策施压哈马斯:不阻止还炸你_军事

下一篇:“外卖小哥”勇闯火场科学施救 救火英雄曾是兵

Baidu
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狗万体育-狗万体育app-狗万app下载|网站地图